白术

长了一只猫?

   我是个中医,在北方三线小城的医院工作,未婚。


  无论是哪里的医院,中医科一般是比较闲的,又不是特别有名的医生,我每天能看的病人还不到十个,所以我很清闲,又是赶上了政策的原因,我也在这里买了两套房。


   最近总是下雨,在这北方小城是很少见的,据说是某台风走偏,于是刮到了这里,导致一直下雨,门诊室每天都阴沉沉的。


  今天下班,我走出门诊室,回头看了一眼,里面黑乎乎的,针灸床下不知是谁放了滩黑乎乎的东西,大概是我对面宋医生放的,他孩子刚出生,于是每天走的比我早,“明天再说吧”我想,关上门就走了。


   “d……”,我在闹钟响的一瞬间把它摁停,我起的很早,闹钟响起时我正好出门。窗外阴沉沉的,雨还在下,我拿了把伞出门了。


   雨很大,走到一半伞就没有什么用了,我的鞋子也湿透了,“真是晦气!”,到了医院,时间还早,我走进诊室,把鞋袜晾起来,最近的天气使得中医科几乎没有人来,又是无聊的一天,我又往针灸床下看去,有摊红棕色透明的的形状不规则的东西,水么,我走过去想要擦干净,可我却碰不到它!难道我的眼睛出了问题?我再去擦,可是依旧于事无补,“老王你在地上爬什么?”宋医生来了,我指着那东西问宋医生:“你能看到这个吗?”宋医生把他的东西放好,穿上白大褂走过来看.“啥都没有,老王你喝酒了?”我的心沉了下去“你真没看见,一滩红棕色,形状不规则的东西!”宋医生莫名的看了我一眼,摇摇头“没有。”说完便回到了他的位子上,我内心很乱,我的眼睛怎么了?


    反正今天没病人,我索性去眼科做了个检查,眼睛除了近视没有别的问题,我回到门诊室,再向针灸床下看去,那东西消失了,我莫名其妙,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?


   事实证明并不是我眼花,大约快下班的时候,我又不经意的往床下瞥了一眼,那东西竟然又出现了,不仅如此,它变得不那么透明,还大了一点,我的汗飕飕的冒,逃也似的下了班。


   回到家,小黑过来,在我腿上蹭来蹭去,蹭够了就跳到我的肩膀上玩,小黑是只黑猫,没有一丝杂毛的那种,在晚上很不好找,我走过去,给小黑换水,又开了一罐猫罐头,小黑从我肩上跳下去,大口的吃了起来,吃的很香,我蹲下撸了它几把,就起身去做饭了。


   “di……”今天是闹钟把我叫醒的,我昨晚想那东西想了很久,既然不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,我也没有别的毛病,难道那东西只有我能看到?我被这东西纠结了一宿,也没辙,只能收拾收拾准备上班。


   诊室依旧没有病人来,今天那东西不再是透明的了,变成了一滩长着毛的东西,还大了很多,这下子宋医生应该能看到,“老王过来帮我推车!”宋医生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今天开车来的,因为今天的雨太大,医院周围的街道上的水已经达到了小腿,宋医生的车熄火了,我赶忙过去帮忙。


     好不容易把车推到了医院的停车场,我们回到诊室,宋医生依旧看不到那东西,检查卫生的护士也看不到,真的只有我才能看到!我的内心波澜壮阔,现在是中午,宋医生回家照顾老婆孩子,诊室里只有我一人,我走过去,用手指轻轻碰了碰,可以碰到了,在我碰到它时,它也轻轻的回应了一下,我的内心还有点小雀跃,然后那东西突然像水一样波动,迅速的鼓了起来,我赶忙抽回手,回到座位上,那东西鼓到比小黑大一圈,就渐渐停止了,到晚上我下班,那东西甚至缩小了一点。


    小黑丢了!家里没有进贼,门窗也关的好好的,我翻遍了整个房子,依然没有小黑的影子,最后我在小黑常待的床下找到了它的皮,皮上没有伤口,也没有血,就像是小黑自己脱掉的,我很伤心,决定天晴了给小黑举行一场葬礼。


   我依旧是老时间出门,今天的雨已经停了,这场雨连着下了一周,总算是来了个晴天,我很开心的来到诊室,针灸床下面,那东西长成了一只猫的样子,不过只有眼睛,一直在盯着我,我被它看的不自在,好在病人来了,因为台风的原因,今天病人很多,我好容易看完最后一个病人,起身伸了个懒腰,摊在椅子上。“喵”诊室里哪里来的猫?我往针灸床下看去,那东西完完全全的,变成了一只猫,它走过来,在我脚边蹭蹭,跳到我膝盖上趴着,我挠挠它的下巴,猫发出“呼噜呼噜”的声音,眯着眼睛,很舒服的样子,难道是在针灸床下面,长了一只猫?我的世界观遭到了刷新。


    我把猫带回了家,小黑依旧不在,特意给它开的罐头没吃,水也没喝,那只猫从我怀里跳下来,把罐头吃了,跳到小黑常待的垫子上惬意的舔毛,我去看小黑的皮,竟然消失了。


    我把那只猫养了起来,那只猫和小黑很像,比小黑聪明,能听懂我说的话,认识家在哪,可以放出去玩,每天定时出去三小时,按时回家,让我省了不少心,小黑是我在蛇窝里捡到的,那蛇把小黑当孩子养,我看到就把小黑提溜回来,小黑有时也会有像蛇一样的动作,这只新猫和小黑动作简直一样,我简直要怀疑只是小黑蜕了个皮,长大了。


    


    


     


    


   


   

写团长发火政委劝时,脑海里第一印象就是李云龙和赵刚,但是劝团长的是同化后的政委,跟团长拍桌子的那种,于是越劝越点火,最后团长和政委不停的在脑海里对骂,算了还是去追亮剑吧

想写个文,没想好名,先随缘着

在秦淮河畔的一所妓院里,一个窑姐儿正和一个书生在桌子边做那事儿,书生在窑姐儿身上抽插了几下,忽然不动了,那窑姐儿正舒服着,发现书生突然不干了,她也不干,娇嗔着推了推他,那书生一推就倒在地上,面目青紫,那物还在一抽一抽的着,窑姐儿吓得脸色铁青,提上裤子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,一会鸨儿带着两个护院跑了进来,一个护院伸手探了探书生的鼻息,“死了!”这下老鸨的汗刷的冒出来了,“快…快把这人收拾收拾扔河里去,一边整了整衣服“别放不相干的人进来”就走了出去。那两个护院把书生全身都扒了一遍,只搜出一些铜钱“呸,这些钱也来逛窑子,真是磕掺”另一个补充道“只怕是还要担心这些钱够不够来一回的,看他长相,出来卖身子挣的比女人更多”“难不成你还想尝尝?”两人边说边把书生衣服整理好,把他扛到窗边,丢进了河里,关门走了。
“你对他们说的话有什么感想?”床下,一个人爬了出来,看着桌边面目惨白的书生,“你…你是谁!”书生显然是被吓了一跳,那人摆摆手“别怕,你已经死了”那人边说,边拿出一枚铜钱打在书生身上,书生消失,铜钱掉在地上,那人拾起铜钱,眉头皱了皱,“怪哉怪哉,此人阳寿未尽,与我何干,回去睡觉。”从窗子跳走了。
这人跳到水里,还没游一半,发现水中好似有古怪,忙从水中跳出,躲开三式杀招,却还是被划了一道,只见三条大鱼拿着梭镖向他攻来,这人连忙躲开,抽出背上长棍,大力劈向鱼怪,鱼怪刚想招架,那人一个虚晃,变劈为扫,连杀两条鱼怪,手里的棍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口大刀,第三条鱼见势不妙,想逃却见那刀锋就在自己眼前,暗道不妙,这人忽然把刀一转,只用刀背把鱼劈晕,用同样的方法收了那条鱼,潜入水里逃走了,此时雷声大作,雨点不要钱似的打来,岸边来了另一人,皮肤很白,目光凌厉,如此大的雨没沾在他身上一滴,重点是他没打伞,手里还拿着一条锁链,此时岸边只有他一人,他弯下腰,手指擦过草叶下的一滴血,微微的笑了一下。


反正只写了这些,要不先命名为杀鱼?糖醋、清蒸都很好吃,最后一条先使劲儿炸在红烧,于是它们分别是鲤鱼、鲈鱼、鳜鱼?算了随缘

推荐

My My My!:

漫威十年所有系列电影免费分享!!!
需要的加我网盘账号然后备注漫威就行!!
我的网盘账号是 枿茬 (nie cha)
(鉴于复联三还没有下映就没有加进去)


长期有效!什么时候看到都不晚!
记得一定要备注漫威或者给我发条信息!

复联3和死侍2高清出了以后会发!



会尽快发 当天一定会发 

大家顺手点个推荐让更多人看见吧

帮到大家不会觉得麻烦!!



【神算四部】辕冽X殷寂离

他们在神仙岛上的事情,想写很久了,人物性格会跑,文笔很渣还想开车又不会写。


神仙岛是个好地方,风景如画还没有蚊虫,可是呆久了,也会觉得无聊,今天该怎样去招辕冽?殷寂离默默的想。
天气很凉爽,于是殷寂离想在树下看会书,看了一会,觉得不过瘾,就爬到了树上,顺便捏了捏一旁睡觉的猫咪的尾巴,撸了把炸毛的猫。
等殷寂离把这本书看够了,想换一本,才发现自己爬的有点高,就把辕冽叫来,辕冽走到树下:“怎么了?”
“我要下来。”殷寂离说。
你就待着吧,辕冽开心的想,省的一天到晚作乱,于是,辕冽扭头走了。
殷寂离看着辕冽就这样走了,在树上气了个倒仰。
该吃饭了,辕冽想着,得把那殷寂离弄下来,他有点头疼自己刚才怎么就走了,那妖孽不知道一会又该怎么折腾。
辕冽来到树下,上树,“去吃饭”,殷寂离转过身去不理他,辕冽也不管,直接把殷寂离从树上抱了下来。
“下来”,辕冽说,殷寂离还是不理他,辕冽很想松手,又舍不得殷寂离摔了,就抱着他去吃饭。
饭桌前,辕冽:“下来。”殷寂离看着他,笑笑,靠近他耳边,轻轻吹了一下。
辕冽深吸一口气,吃饭,一边吃一边喂殷寂离吃。
晚上睡觉,辕冽:“下来。”殷寂离笑眯眯看着他,辕冽无奈,躺下,睡觉。
殷寂离在辕冽身上点火,可以这么说,辕冽忍不住了,把殷寂离抱紧,怒目而视。
殷寂离只是笑,凑过身去,轻轻咬了下辕冽的耳朵。
辕冽忍不住了,一把抓过殷寂离,殷寂离用手揉他的脸,说:“不要。”说着,挣脱出来,拿起一旁的被子裹成一团,睡了。
辕冽默念清心决,毕竟是他先把殷寂离留在树上一下午,他马上睡着了,殷寂离猛的往他身上一扑。
辕冽醒了,默默看着殷寂离,按住,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