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千万亿

求漫

在lofter看到的一个同人漫,忘了是搬运还是原创,主要讲佐助和鸣人讨论色诱术,佐助产生了迷惑去问鼬,鼬和止水在逛街,止水逗了佐助一番,然后鼬关于佐助问题的态度从不好意思变成了坦诚相待,于是变身了一个女装版,超级漂亮的一个,止水表示大饱眼福问可以变成这样约会吗,佐助继续和鸣人探讨这个问题顺便变了一把女装版佐助。 


主要是鼬在变身前后都很好看想复习一下找不到了,求好心人发一下链接。

啊!听我妈的意见写简历,她那边软件问题字体不对,改,给她pdf的嫌前面太空,改了嫌前面太多后面少,改,又嫌没花,改,有花了,嫌花不好看,改,最后她觉得还是给她的第一份最好🤔

Q:什么动漫出神曲?

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 绝世美人 福娃的片尾曲

牛奶加大米加麦片加桃子一起煮粥是真的好喝









    窗户被风吹的吱呀作响,吵醒了子萼,他睁开眼,还是午睡时间,天有点阴,风透过纱窗吹的他很凉爽,夏天难得的好天气,他闭上眼,听着窗外杨树叶子的沙沙声,混着一点凉丝丝的风,他感觉很惬意,决定在睡会,然后闹钟就响了,他无奈的起床关掉闹钟,在水池边胡乱抹了把脸就出去了。


    他租住在郊外的民房里,便宜,但是去市中心要做好久的车,很无聊的旅程,车上人很少,他支撑着下巴,无聊的看着窗外,天渐渐的暗下来,经过一个被树包围起来的工厂,只能略微看到露出来的大片空地,然后车子拐了个弯,马路是湿的,有洒水车在这经过,然后到了市区,在站牌前停下,路边有个轴承集团,从车窗看去,屋子很大,墙上贴着各种牌子,里面很暗,整齐的堆放着各种物品,直到天花板上,大中午的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守着,他躺在长椅上睡午觉,头顶上的风扇一圈圈转着,“吱哑”声车门打开,上来两个小姑娘,一大一小,穿着跆拳道馆的衣服,他转过眼,有点晕车。


     到了医院,病房里的一个腿断的大妈嚷嚷着腿不舒服,想要点促进恢复的药,他对大妈说:“你正在吃。”大妈说:那我的腿咋还断着没好,你给我开点药。”他说:“你吃着呢,再说你还心衰,吃多了影响心脏。”大妈的嗓门变大了:“你说的啥!”周围患者对他说:他耳聋。” 你大爷的,他默默吐槽,“已经开了。”他放大嗓门,“啥———-,”大妈大声说,他无奈,然后一旁的陪人插话道“你不能吃药了!”还夹着一大堆方言,他没听太懂,是个小姑娘,“你的家长呢?”他问,那小姑娘瘦的跟麻秆似的,穿着条灰色的类似裙子的戴着帽子的半袖长衫,帽子上还垂下两条亮黄色的丝带,马尾长长的,带着个圆框大眼镜,两手拿着瓶水,瞪大眼睛好奇的看她,跟个松鼠似的,估计才上初中,然后大妈接话了:“她妈下去买水果,医生,再给我开点药!”他很无奈,对那小姑娘说:“你家长来了让她去医生办公室。”转身又对大妈大声说:“给你开了!”然后在病房病人无奈的笑声和大妈“你咋吼我,”的大嗓门里回了办公室。


     他处理完所有的事情,已经是傍晚,天还没黑,外面下起雨来,密密麻麻的,他依旧坐在车窗边上看外面的风景,路边有穿着白色棒球外套的男子跑过,打着樱桃红色伞的大妈,黑色背心皮肤白皙没多少肌肉的青年,然后上来两个人,是之前学跆拳道的那两个红衣小姑娘,她们只是被雨淋的头发湿漉漉的,等她们坐在最后一排,然后他突然意识到,真美,那两个小姑娘本来只是胖胖的,玩的灰头土脸的小孩,但现在,他忍不住一次次回头往后看,大一点的脸圆圆的,小学三年级的样子,中分发型,剩下的在脑后挽了个很低的团,下雨的缘故前面有几缕乱发垂在额头上,皮肤白白的,他耷拉着脑袋,撅着嘴巴,小的那个八九岁,瘦一点,撑着头在那看雨,头发乱糟糟,带着个绿色的珠子手镯,她嘴巴抿的紧紧的,双目狭长,眼珠漆黑,有种别样的气质在里面,他忍不住拍了张照片。


     下车的时候天还亮着,万物都被洗涤一新,垂柳下听着不知道谁的车子,他踩着石子走过去,路边的积水里映出了白色的栅栏和被渲染一新的天空,一丝丝凉风吹过来,带着些水汽打在他的脸上,周围的树也开始摇晃,沙拉,沙拉的响,阳光照在墙面上和接受锅里,他深呼吸了一口气,真美啊,他想。

【神算四部】辕洌和殷寂离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辕冽对殷寂离说去神仙岛,殷寂离莫名有些惆怅,但很开心的跟他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仙岛的确是个好地方,但是也什么都没有,不能住人,于是刚到神仙岛的两人也只能找个客栈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殷寂离觉着辕冽有时挺呆的,于是当晚他画了副小院子的草图,休整一番后就去找工匠,一旁的辕洌有点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当初学的知识早已还给了雀尾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又过了几个月一切打点好,他们终于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殷寂离小时候贺羽的爹带着他们去采药,住在在云州府的客栈里,殷寂离闲着无聊,就问贺羽要不要出去,贺羽忙着帮他爹整理药材,就对殷寂离摆摆手,让他自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最后在渡船上,殷寂离看着想揍他一顿的贺羽“你说这里有好药材结果只是个传说,我要还没整完我爹回去会揍我一顿,为什么是我划船……”殷寂离摇摇手上的拨浪鼓说:“水声太大听不见。”气的贺羽想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仙岛风景很好,贺羽很是喜欢,也就没生殷寂离的气,如果将来我能带着一堆书来这隐居就好了,最好还能有个让我欺负的人,贺羽太啰嗦不过凑合,殷寂离默默想到,在他们离开前,殷寂离还画了张地图,可是也不知道丢哪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辕洌第一次打仗也是在云州府郊外驻扎,剿匪,那时候辕冽还是个小兵,云州府的匪也只是一群不成气候的人,匪寨就在神仙岛,辕冽当时觉着:这么好的岛做匪寨太浪费,和心爱之人一起住倒是很好,最后想了一圈也没想到和谁一起住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是夏天,天气还是热的,殷寂离不想进屋乘凉,还拉着辕冽一起,在树下坐着,殷寂离趴在他腿上看书,辕冽懒得管他,靠在树上睡午觉。

       大概一个时辰,辕冽醒了,梦到自己的黑历史他有点不好意思,殷寂离睡着了,姿势纠结的辕冽牙酸,因为太阳角度的问题,正好照在殷寂离脸上,睡的很不踏实,辕冽就用手给殷寂离挡着,殷寂离的眉毛扫在辕冽手心,痒痒的,搔的辕冽的心也痒痒的,没太阳了往就他身上蹭,看的辕冽心都化了,于是殷寂离睡了一下午,辕冽就给他遮了一下午,最后殷寂离醒的时候,辕冽觉的他的胳膊有点僵。

     最后辕冽拉着一旁笑的跟狐狸似的殷寂离去做饭,并柴火上使了点坏心眼儿,在殷寂离点火时冒出一股黑烟熏黑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这到底是什么玩意,是子不语的梗,袁枚的那个里的其中一篇的脑洞

      左手在某一瞬间突然意识到它有了思维,他意识到一件事:我是右手,大脑表示反对并苏醒了右手。

      左手给右手下了心理暗示,此时右手认为它是左手,这是心脏的锅。

      右手意识到这件事,一怒之下杀了左手,在大脑的帮助下控制了心理暗示,但大脑与心脏两方势力的纠葛中,右手把自己的精神分裂成了两份,分别命名为左、右手,然后苦练九阴白骨爪,神功大成,打败两大势力,一统江湖,但是很可惜,一只手保养头发很费力,所以历代九阴白骨爪大成者都是秃头。

      大脑与心脏没有完全毁灭,他们潜伏在右手的周围,趁右手不备摧毁心理暗示,可右手早已料到,他早已把毕生功力加诸于此,最后的最后,三物同归于尽,留下一个时灵时不灵的精神暗示,所以九阴白骨爪的练习者们,又有了头发,可惜三物早已消失,头发凌乱不堪,他们只好去找理发师,一位叫做线人的美发师看到了商机,他开了一家理发店为他们服务,随着时间的发展,他的连锁店走出地球,走向宇宙,他走在路上,所有的吹风机为他打造气氛,剪刀为他配乐,洗发水在为他撒花,可他厌倦这种生活,发型千篇一律,创意万中无一,他放弃了所有,修炼九阴白骨爪,达到前所未有的十重功力,他飞出地球,来到那美克星,历经千辛万苦,集齐七颗龙珠,召唤神龙,助他修炼,苦思十年,大脑灵光一现,创意如潮水般涌来,当他回到家乡,时代早已变成新的模样,原来,那美克星的十年思索中,地球的时间走了不知多遥远,他心灰意冷,散去功力,办理了身份证,从小学开始学起,成为著名大学物理系的一名学生,如今的他,身穿格子衬衫,面戴黑框眼镜,摘下帽子,露出他因刻苦钻研早已发亮的头皮,他微微一笑,在虚空中划出一行字迹:E=mc^2,时间定格,他回到了过去,可他变成了时空的外来者,他早已被过去抛弃,只是一个普通的秃子,万念俱灰之下,他伸出左手,拍拍他的头,又伸出右手,抚摸着自己的心脏,笑着死在了悬崖下的洞里,他的尸体将长存,直到下一次世界的毁灭与新生。

    尸体旁刻着一行字:人类的本质,是复读机。






长了一只猫?

   我是个中医,在北方三线小城的医院工作,未婚。


  无论是哪里的医院,中医科一般是比较闲的,又不是特别有名的医生,我每天能看的病人还不到十个,所以我很清闲,又是赶上了政策的原因,我也在这里买了两套房。


   最近总是下雨,在这北方小城是很少见的,据说是某台风走偏,于是刮到了这里,导致一直下雨,门诊室每天都阴沉沉的。


  今天下班,我走出门诊室,回头看了一眼,里面黑乎乎的,针灸床下不知是谁放了滩黑乎乎的东西,大概是我对面宋医生放的,他孩子刚出生,于是每天走的比我早,“明天再说吧”我想,关上门就走了。


   “d……”,我在闹钟响的一瞬间把它摁停,我起的很早,闹钟响起时我正好出门。窗外阴沉沉的,雨还在下,我拿了把伞出门了。


   雨很大,走到一半伞就没有什么用了,我的鞋子也湿透了,“真是晦气!”,到了医院,时间还早,我走进诊室,把鞋袜晾起来,最近的天气使得中医科几乎没有人来,又是无聊的一天,我又往针灸床下看去,有摊红棕色透明的的形状不规则的东西,水么,我走过去想要擦干净,可我却碰不到它!难道我的眼睛出了问题?我再去擦,可是依旧于事无补,“老王你在地上爬什么?”宋医生来了,我指着那东西问宋医生:“你能看到这个吗?”宋医生把他的东西放好,穿上白大褂走过来看.“啥都没有,老王你喝酒了?”我的心沉了下去“你真没看见,一滩红棕色,形状不规则的东西!”宋医生莫名的看了我一眼,摇摇头“没有。”说完便回到了他的位子上,我内心很乱,我的眼睛怎么了?


    反正今天没病人,我索性去眼科做了个检查,眼睛除了近视没有别的问题,我回到门诊室,再向针灸床下看去,那东西消失了,我莫名其妙,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?


   事实证明并不是我眼花,大约快下班的时候,我又不经意的往床下瞥了一眼,那东西竟然又出现了,不仅如此,它变得不那么透明,还大了一点,我的汗飕飕的冒,逃也似的下了班。


   回到家,小黑过来,在我腿上蹭来蹭去,蹭够了就跳到我的肩膀上玩,小黑是只黑猫,没有一丝杂毛的那种,在晚上很不好找,我走过去,给小黑换水,又开了一罐猫罐头,小黑从我肩上跳下去,大口的吃了起来,吃的很香,我蹲下撸了它几把,就起身去做饭了。


   “di……”今天是闹钟把我叫醒的,我昨晚想那东西想了很久,既然不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,我也没有别的毛病,难道那东西只有我能看到?我被这东西纠结了一宿,也没辙,只能收拾收拾准备上班。


   诊室依旧没有病人来,今天那东西不再是透明的了,变成了一滩长着毛的东西,还大了很多,这下子宋医生应该能看到,“老王过来帮我推车!”宋医生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今天开车来的,因为今天的雨太大,医院周围的街道上的水已经达到了小腿,宋医生的车熄火了,我赶忙过去帮忙。


     好不容易把车推到了医院的停车场,我们回到诊室,宋医生依旧看不到那东西,检查卫生的护士也看不到,真的只有我才能看到!我的内心波澜壮阔,现在是中午,宋医生回家照顾老婆孩子,诊室里只有我一人,我走过去,用手指轻轻碰了碰,可以碰到了,在我碰到它时,它也轻轻的回应了一下,我的内心还有点小雀跃,然后那东西突然像水一样波动,迅速的鼓了起来,我赶忙抽回手,回到座位上,那东西鼓到比小黑大一圈,就渐渐停止了,到晚上我下班,那东西甚至缩小了一点。


    小黑丢了!家里没有进贼,门窗也关的好好的,我翻遍了整个房子,依然没有小黑的影子,最后我在小黑常待的床下找到了它的皮,皮上没有伤口,也没有血,就像是小黑自己脱掉的,我很伤心,决定天晴了给小黑举行一场葬礼。


   我依旧是老时间出门,今天的雨已经停了,这场雨连着下了一周,总算是来了个晴天,我很开心的来到诊室,针灸床下面,那东西长成了一只猫的样子,不过只有眼睛,一直在盯着我,我被它看的不自在,好在病人来了,因为台风的原因,今天病人很多,我好容易看完最后一个病人,起身伸了个懒腰,摊在椅子上。“喵”诊室里哪里来的猫?我往针灸床下看去,那东西完完全全的,变成了一只猫,它走过来,在我脚边蹭蹭,跳到我膝盖上趴着,我挠挠它的下巴,猫发出“呼噜呼噜”的声音,眯着眼睛,很舒服的样子,难道是在针灸床下面,长了一只猫?我的世界观遭到了刷新。


    我把猫带回了家,小黑依旧不在,特意给它开的罐头没吃,水也没喝,那只猫从我怀里跳下来,把罐头吃了,跳到小黑常待的垫子上惬意的舔毛,我去看小黑的皮,竟然消失了。


    我把那只猫养了起来,那只猫和小黑很像,比小黑聪明,能听懂我说的话,认识家在哪,可以放出去玩,每天定时出去三小时,按时回家,让我省了不少心,小黑是我在蛇窝里捡到的,那蛇把小黑当孩子养,我看到就把小黑提溜回来,小黑有时也会有像蛇一样的动作,这只新猫和小黑动作简直一样,我简直要怀疑只是小黑蜕了个皮,长大了。


    


    


     


    


   


   

写团长发火政委劝时,脑海里第一印象就是李云龙和赵刚,但是劝团长的是同化后的政委,跟团长拍桌子的那种,于是越劝越点火,最后团长和政委不停的在脑海里对骂,算了还是去追亮剑吧